泽九_爬墙专业户

泽九今天爬墙了吗,是的

心平气和,心平气和,不和傻逼计较,不和智障交流。
我有礼貌,我不骂人,嘻嘻,不骂人。

我是糖,快来吃我啊

#重游索瑟姆的小两口

小巧的帝国女孩坐在港口的台阶上,努力聆听喧闹市场中夹杂的海浪声,闷热空气中还有海水独特的咸味。
她从小就喜欢这么做,溜出家门,然后在岸上坐一整天,直到傍晚,焦急的父母找到她为止——但她离开家乡后很少看得到海,也没有人会在看不到她的时候着急的去找她。
站在她身后的男人把手搭到她的头上,有些不耐烦的说:“你准备在这儿待到什么时候?我们早就该走了,丽伯塔斯。”
被叫做丽伯塔斯的女孩任由他把手放在自己头上,直到她感觉头上的压力越来越重到了想把她按成一张饼的地步,才猛地低头钻到一边去,身后的人差点栽进海里。
趁着这个空档,丽伯塔斯一把抓走了他的面具,然后把面具藏进了包里。
“喂,你……”
“你一直戴着这个不闷吗?海风可是很舒服的。”
米拉克一时半会儿没办法抢回面具,皱着眉头走到了离丽伯塔斯更近的地方。
“这些东西就这么好看?能让你看着整整一个下午。”
“你就不明白一个离开家乡十几年的人看得相似的景色时的心情……噢我想你明白,而且你离开的时间比我长不少。”
注意到米拉克越来越不好看的脸色,丽伯塔斯又嘟嚷起来:“虽然我很喜欢海,但是,” 她眨巴眨巴眼,认真地说,“你比它们都要好看。”
很长一段时间内周围的声音只有海风和集市那边传来的喧闹。又过了一会儿,米拉克别过脸说:“我们该走了。”

最近啥都不想写,一打开笔记本就想起了手机被偷丢了好几万字的事情,气爆

可能还有后续

火炉里的火看上去已经熄灭不久了,当龙裔醒过来时,烧透的木头上连火星都没剩下。
雨也已经停了,四周安静得可怕。
他觉得胸口闷得发慌,随后想起了雨后带着泥土香味的清新空气。
而这些都在不远处的门外。

于是他打开了门,那股扑面而来的热气让他吓了一跳。
映入眼帘的不是伊琳娜塔湖的美丽景色,而是灰蒙蒙的天空和越来越近的风暴。
龙裔发现他并不能控制自己的手脚,他只能看着风暴挨近。

强有力的风携带着石块划烂了他的衣服,风沙糊住了他的双眼,他试着睁开眼,看到的却是模糊的轮廓。
远处传来一声巨响,那是龙吼。
龙裔转过头去,但他什么都看不清,一切都是模糊的。
他只能看见——一片从大陆上撕裂开的土地,两个穿着长袍的人和潜伏在一人身后的黑暗。
是什么呢?他重复了一遍,那是什么呢?
黑暗很快吞噬了它前方的人,然后消失不见。

龙裔的意识也模糊起来。
等到他好不容易擦净了眼中的沙,他发现,天空变成了墨绿色。

也许有后续

#我给孤独的龙裔先生加了小伙伴!
#相信我大半夜写的东西都不好看

雨已经下了两天了。
末代龙裔向火炉里添了一块柴火,又躺回那张铺着厚毯子的木椅,捧起看了一半的书来。
尽管太大的雨会让伊琳娜塔湖的水涨起来,但是通常也不会漫到观湖庄园附近。
而且他喜欢下雨,雨声是最好的安眠曲。
至少在一个人的时候是。
炉子里的火烧得很旺,舒适的温度让人有些犯困,他打了一个哈欠。
于是龙裔放下了手里的书,一本包着黄绿色书皮,看不清书名的书。
他拢了拢披着身上的羊毛毯,很快进入了瓦尔迷娜的领域。

梦里有谁的背影,谁会穿着那件长袍?
他突然想不起来了。
当他伸出手想要触碰那人时,他发现他们之间的距离并不算近。
那个人似乎注意到了他。
他试着蠕动了一下嘴唇,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龙裔醒了过来。

深夜辣眼睛产物

#大概就,孤独的龙裔先生。
#没有其他几个dlc的无聊生活【不是在说我
#瞎写,如果明早起来发现辣眼睛我还是删了吧

天气真好。
我坐在屋顶看着满天繁星。
明天一定也是个好天气。

虽然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

我是龙裔,是打败了奥杜因的英雄。
说实话,天气对我的影响不怎么大。
天气不好我也能让它变好。
只要对着天空吼两声就行了。
不过总会有一些人会为了这个来找我的麻烦,像是城里的守卫。
他们总说我这样吓到了人们,并禁止我再使用龙吼。

所以我就搬到了观湖庄园。
我一个人。

上次去风盔城时,听说那里有一个小女孩被杀人犯杀掉了,那个人到现在都还没找到。
真可怜,本来我还想带她回家的。
雪漫城有个孩子叫露西亚吧,前段时间就没看见她了,听伊索达尔说她被一个虎人带走了。

不得不说,观湖庄园周围真的很安静。
白天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声音。
在这里我可以听到很多,鸟叫声,风吹树叶的声音,风声。
它们都很好,可这太安静了。
安静过头了。

我也想过要回到城市里。
至少我还能和路上的人说说话。
但他们好像很怕我。
连话都说得很少。
而且城里也不能随便吼,净天也不行。
所以还是观湖庄园比较好。

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人们会怕我。
也许是因为我在大街上吼了一声“Fus Ro Dah”
也许是因为我的剑太锋利了。
但是除去这些,我就是个普通的诺德人而已。
虽然以前也没什么人愿意和我说话。

夜晚总是静悄悄的,不管是城里还是这里。
我总在这样的时间安慰自己:
“瞧,大家都是一样的。”

观湖庄园在夜晚更加安静,或者说是冷清。
除了我发出的声音就只有柴火燃烧的噼啪声。
要是想想在世界之喉安静睡着的莱迪亚,我就会觉得现在这样挺好的。
从我第一次打开上古卷轴后她就睡在那里了。

在观湖庄园的时间大多是无聊的。
偶尔我会叫来傲达威英陪我解解闷。
也许龙裔只能和龙好好交流。
虽然愿意听我说话的龙也没有多少。

屋顶上有点冷,我得回去了。
回去以后还要看着以前修好现在却毫无用处的卧室。
其实一个人睡哪儿都行。
睡在桌子上也不会有人担心或者嘲讽。
好吧,晚安。

电脑坏了,心态爆炸

爬墙,嘻嘻
不专一又不是我的错
热血无赖真好玩嘻嘻
都说建模丑可我觉得沈威挺好看
我喜欢嘻嘻

瞎特么练笔

南方的冬天不怎么下雪,但山顶不一样,积在院子里的雪永远是白色的。
朱雀不怕冷,经常跑到最高峰上看整座山。从高耸的山峰看到连绵不绝的山脉,看到山下的小镇;从厚重的雪毯看到斑驳的雪块,朱雀就这么看,年复一年,乐此不疲。

ps.朱雀为原创皮

关于OOC

哎,最近在贴吧看了几篇抓米文,想讲一讲里面的米总【虽然说出来可能有点冒犯

是这样,米总是骄傲的对吧?但是看见的同人里米总【娘化】变成了傲娇。
ummm……这我就很不服了,而且他也是比较沉得住气的对吧?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跳起来说要打你的头的对吧?

嘛我就是在针对某一篇文,但是我怂,不敢在贴吧怼。